明星爆料

ofo身无分文已实锤看来这次真的要凉了

2019-11-10 01:59:57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6月19日,针对法院曝光ofo 2.5亿元诉讼无可履行财产一事,ofo公关部相干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:“尊重判决,全力退还押金,全力自我造血。”对ofo是否是已经资金枯竭,ofo公关部相干负责人仅表示:“目前商城业务和城市代理业务均在有条不紊运行中,新的单车运营模式也在积极实验。”

ofo身无分文已实锤看来这次真的要凉了

ofo因经营不善,之前一直深陷破产重组传闻,虽然ofo官方一直予以否认,表示ofo能够正常独立运营,但就目前的情势来看,怕是连用户的押金退还都成问题了。

官司缠身,已无可实行财产

ofo自2018年以来可谓是官司不断。

2018年8月15日,嘉里大通物流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与ofo运营主体东峡大通的合同纠纷案下发判决书,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判决东峡大通方面支付嘉里大通服务费811.19万元,并支付逾期利息8.6万元;

2018年8月底,凤凰自行车因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,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,截至起诉之日,东峡大通仍欠凤凰自行车货款人民币6815.11万元;

2018年9月初,因“公路货物运输合同纠纷”,百世物流科技(中国)有限公司将东峡大通起诉至杭州市滨江区法院;2018年10月,顺丰向法院申请分别冻结ofo的运营方东峡大通(北京)管理咨询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东峡大通”)在天津和北京两地银行内的存款1375万元。

ofo身无分文已实锤看来这次真的要凉了

接连1个月内,前后有3家供应商状告ofo,2018年10月22日,陈正江替换ofo创始人戴威,成为东峡大通的法定代表人。陈正江于2014年年底加入ofo,是ofo前五号员工。

直至今年6月18日,一份由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布的履行裁定书显示,关于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工业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“天津富士达”)与东峡大通买卖合同纠纷一案,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,但东峡大通方面未实行生效法律文书肯定的义务,天津富士达因而向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,执行标的约2.5亿元。

在履行进程中,法院向东峡大通发出执行通知书、报告财产令,但东峡大通的报告显示,其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、无对外投资、无车辆,虽开设了银行账户,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。

裁定书显示,“通过最高人民法院‘总对总’查控系统对被执行人名下财产进行了查询,系统反馈查询信息为无财产。到被执行人住所地的不动产登记部门、市场监督管理部门、公安车辆管理部门进行传统查控,被执行人名下无可供履行财产。申请执行人亦无被执行人的财产线索提供,本院亦已对被执行人申报的财产进行核对,无财产可供实行,本院已向被执行人发出限制消费令。”

至此,ofo的“家底”算是真正被曝光了,已身无分文的ofo可谓是真的要凉了。

押金什么时候能退完?用户维权很困难

ofo的用户大概做梦也想不到,ofo居然会有身无分文的一天。那末,他们的押金退估计要拖到猴年马月去了吧。

2018 年 12 月 19 日,ofo创始人戴威说:“我希望每名 ofo 人都能认同并坚定信念:不躲避,勇敢活下去,为我们欠着的每分钱负责,为每个支持过我们的用户负责!”

但现实是,一名ofo用户对记者表示,她的小黄车使用押金至今仍未退回。排队显示,她是第 15948077 位等待退押金的客户。

直到现在,市民肖女士的 ofo 退押金还在排队,排队显示,她是第 15948077 位等待退押金的客户。在此之前,ofo 用户掀起退押金风波,肖女士还抱着能退到押金的希望。但如今随着ofo“身无分文”的消息实锤,肖女士表示,可能自己的押金退还遥遥无期。

不光是肖女士,还有很多用户都抱怨ofo的押金一直不能退还,并且拨打电话还一概遭到谢绝。

消费者“大饼仪”在6月17日向黑猫投诉平台反应:“押金退了半年多一直未到账,打电话一概拒接,客服一直忽悠人不给处理,排队排了半年多了,至今还有五百多万,可能排到老都排不到了纯属骗钱的,几年后这个软件都不一定还存在,而且现在欠款几千万押金不退,1打开软件确还在打广告月卡季度卡优惠,还要骗人把钱换成金币。”

ofo身无分文已实锤看来这次真的要凉了

曾有记者采访了某律师事务所律师胡超文,他表示,ofo用户维权面临着三个困难。

1、通过 ofo 平台申请退费难。ofo 制定的退费规则系按申请退费的顺序进行押金的退还,这就导致用户的押金退还面临漫长的等待。

2、遵守司法途径维权难。ofo 与用户的使用协议约定,用户与 ofo 产生争议时只能在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,这就意味着用户面临预支高额的仲裁费、交通费等维权本钱,若用户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也可能面临被法院驳回的结果。

三、企业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的分配难。如果 ofo 的债权人或股东向法院申请企业破产的,企业进入破产程序,需要经历重整、破产清算、破产和解等程序,用户的押金退还仍需要经历漫长等待,并且当企业正式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后,清偿顺序也成为能否退还押金的困难。

律师还表示,用户可以通过采取行政诉讼方式维权,可向当地的市场监管部门等行政机关进行举报投诉,或许可以通过行政参与调查的方式催促ofo尽快向用户退还押金。

同享单车,路在何方

作为曾盛极一时的同享单车的扛鼎企业,ofo的衰落为同享单车乃至同享经济敲响了警钟。

前有摩拜、ofo翻车,后有哈啰破釜沉舟,但仍未突破重围。同享单车巅峰之时,有20家企业共存,而如今,却寥寥无几,尤其是ofo的命运最为悲惨。

同享单车的未来令人堪忧,但同享单车经济并未就此死去,究竟路在何方,这个答案需要我们不断的去探索。

枸橼酸西地那非生产厂家

印度神油30

viagra直销

分享到: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伙伴